远的要命的爱情
service phone

400-123-4567

Design Works 向往的生活

service phone 400-123-4567

远的要命的爱情

文章来源:葡京官方平台    时间:2021-04-26

  

远的要命的爱情


  相濡以沫,举案齐眉,鸿案相庄、鸾凤和鸣……这些讲述幸福婚姻的词所描绘的一个个故事,是世间所有伉俪所向往吧。

 

  即使和一个陌生人一起过30年,也会产生感情,何况,与少时便情投意合,亲友见证的仪式后结合的伴侣。

 

  今天的故事,无关在路上的旅行,却是更弥足珍贵的心灵之旅。

 

  01

 

  今年是父亲母亲结婚30周年的日子。1988年1月1日两个人在民政部门登记,结为夫妇。一次找东西,打开了母亲的红箱子,看到了两本红色本子,翻开是父亲母亲的结婚证。

 

  大红色的绸缎布封皮,里边是硬卡纸的证书,上边贴着两个人的照片。

 

  在很多地方的博物馆见到历史上多时期的婚书。早年间的婚书的质地有宣纸、硬本、绢面、毛边纸等,以手书居多。

 

  民国元年开始改用油墨印刷,词藻华丽优美。1949年以前,中国民间的婚嫁习俗一般沿习旧制,联姻的关键不是男女当事人同意,而是遵从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,因此,那时的婚书上介绍人、主婚人、订婚人、结婚人以及祖父母甚至曾祖父母的名字,都要写出来,有的还要写清楚订婚或举行婚礼时的饭庄,各种名称排了长长一串。

 

  如今,婚姻已由当事人自己做主,婚书也变成体积小巧的结婚证。

 

  改革开放后,结婚证不再是夫妻两人压在箱底的婚姻纪念品,而是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法律文书。人们使用结婚证的次数日趋增多,于是结婚证也随之“返璞归真”,逐步取消了复杂的图案,并由奖状式变为护照式,方便结婚人携带。

 

  30年大概是珍珠婚吧?

 

  02

 

  “那时候平度刚从昌潍地区划到青岛。”说起两个人的故事,大概要回溯到1985年。

 

  1985年的时候,父亲已经工作了好几年,那年春天去了平建公司(后来平度建筑公司被平度建安集团兼并,现不详),跟着公司在潍坊干工程。

 

  潍坊那时候很小,还没有什么太高的建筑。父亲当时参与潍坊市老市政府的改建。鸢飞大厦(鸢都大酒店)就在项目旁边,25层的建筑算那个城市的制高点了。工作之余,父亲和工友去东风桥、十笏园、白浪河玩耍。“上厕所都和潍坊市市长们在一个厕所。”回忆起那岁月,父亲道。

 

  项目一直进展到1986年,刚20出头的他成为了平建一处的一名队长。1986年,还曾率队欢迎最后一批对越自卫反击战从老山前线归来的战士,这批人大概是炮八师的。父亲领着一伙人,拿着小彩旗欢迎。战士们脸上的伤,吊着的胳膊,让他感悟到战争的残酷。

 

  “你当时没想去当兵吗?”我问。父亲笑了,“当时家长不让去,验了两年都合格,俺爷爷就哭,不让去。”作为家中的独子,父亲自然担负着这个家的未来。

 

  父亲在平建公司参与很多项目目前依然屹立在城市的各个角落,平度啤酒厂就是其中之一。当时他在平度红旗路的宿舍现在还在,在实验小学往东的位置,以前有个泽山路商场,现在东阁村的位置。

 

  这是我第一次有时间跟他们聊起那些年的奋斗历程。说着说着就论起了时事,聊着这些,母亲咳嗽地厉害,父亲帮母亲拍打。那大概是母亲刚手术完不到一周的时间。

 

  03

 

  母亲说起自己的求学历程,也可谓一波三折。念到高中,母亲退学了。在上世纪八十年代,女子到了20岁,就到了择一个好人家的时候。姥姥家有5个女儿,两个儿子,母亲在姊妹中排第三,在所有兄弟姐妹里排第四,怎么数都在中间。

 

  1984年春天,邻居家的大娘就给母亲介绍了父亲。“当时第一次在媒人家见的时候,感觉这个人丑死了,不行。”母亲对父亲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么“草率”。二姨也去看了一眼,没有给太多意见,相亲这件事就搁置了。半年内又有媒人去说和,母亲还是没看上。

 

  看过姥姥和妈妈年轻时候的照片,姥姥年轻时候是绝对的大家闺秀范,鹅蛋脸,梳发髻,那大概是上世纪50年代初;而妈妈作为八十年代的新女性,烫了一个那个年代流行的波浪头发,面庞白净,五官匀称。

 

  父亲这边,几个媒人给介绍了几个对象,有的处了一年多,有的也不中意。两个人各自依然单身。

 

下一篇:没有了
上一篇:父母的爱情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    座机:400-123-4567    手机:13988999988
Copyright © 2002-2019 葡京官方平台 版权所有    技术支持:百度    ICP备案编号:ICP备********号